律师文集

律师文集

您当前的位置: 徐州毒品犯罪律师 > 律师文集 > 取保候审>正文
分享到:0

 

吴某在看守所

吴某设计的钓鱼网站

 

今年2月初,嘉善网警接到举报,说有人在搞网络诈骗,随后网警发现有人在论坛里说自己在“www.tejiapiao.com”买机票被骗了。

网友们“人肉”到这个网站注册时的QQ邮箱,网警发现这个邮箱注册地是在四川。不过使用者其实是在嘉善。

再查,QQ主人姓吴,一起车祸肇事逃逸案的罪魁祸首,正在取保候审阶段。

他是一个还不到18岁的“95后”。

嘉善县公安局网警大队办案民警朱刚说:“我们调查后发现他自己做了一个购买机票的网站,银行卡账户资金走向不正常,和他一起的人还戴着帽子和口罩去取钱”,这些特征,都指向吴某是一个网络诈骗团伙的“头”。

这个特大网络诈骗团伙在短短2个多月时间,涉案价值100多万元。

这也是浙江警方第一次在浙江发现网络诈骗的作案者,一般,浙江是被诈骗对象的所在地。

“网络雇佣军” 2个月赚了10多万元

1995年,吴某出生在嘉善县陶庄镇一个小村庄,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,从小父母对他宠爱有加。

吴某父亲经营着一家修车铺,母亲在工厂打工,。

吴某从小就表现出极强的动手能力,家里的电视机、电脑等电器都被他拆卸、组装过。随着一天天长大,他喜欢上了电脑。

初一时,他就放弃了学业。离开校园后,他整天待在家里,一次很偶然的机会,吴某接触到了“黑客”技术,网上关于“黑客”的传说让他深深着迷。

打那时起,他所有精力都花在研究“黑客”技术上,废寝忘食地学习黑客技术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靠着自学慢慢摸索出了一些门道,可以熟练编写木马程序轻松侵入一些服务器,他把网上几种黑客技术组合在一起,变成自己的“新技术”。

有一天,他证实了自己的新技术非常强大。

他在网站上给女友买了价值360元的减肥药后发现里面掺进了面粉。

他决定用自己开发的“黑客”技术攻击对方网站。结果出奇的顺利,那家网站很快陷入了瘫痪,对方最终退还了钱。

这是他首次运用“黑客”技术进行实战,对于这次成功的维权经历,他很有成就感。此时,一个更为大胆的想法萌生了,他决定在网上推销自己赚钱。

去年初,他在贴吧和相关论坛上,发布信息,并且明码标价,“代理攻击服务器,每小时200-300元”,很快,有人跟他取得了联系。

“网上那些雇主,大多是一些山寨、钓鱼网站,被攻击的目标往往也是同类网站,双方存在竞争关系,为了达到非法目的,互相恶意攻击,黑吃黑。”

朱刚说,吴某如同一个被雇用的“网络打手”,谁出价高,就为谁服务。

在这个虚拟世界里,他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,2个月净赚10多万元。

网络无间道每天1500元只求不被攻击

网上雇用吴某的人络绎不绝,价码也水涨船高,从最开始的200-300元每小时到最低500元每小时,为了多赚钱,他不停地接活干。

去年6月,有一家出售特价机票的钓鱼网站,找到了吴某,表示愿意出800元/小时的高价,雇他攻击另一家也是做机票的钓鱼网站。

一段时间后,那家网站,也受到别人的“黑客”攻击,老板叫吴某帮忙做防御工作,提价到1500元/小时。

据吴某交代,有时他还与被攻击对象串通,两面得好处。

贪心不足的吴某多次以办事缺钱为由向钓鱼网站的老板讨钱,老板在支付3000元后,吴某又提出要5000元,老板见他胃口太大,就不再搭理他。

吴某决定报复,连续疯狂攻击了一个月,造成这个钓鱼网站隔三岔五地瘫痪。

他要求按照每天1.5万元的标准收取“保护费”。

老板没见过这样的雇工,不敢怠慢,答应派人来嘉善谈判。

去年9月底,钓鱼网站老板派出5人谈判组到嘉善跟吴某碰面。

作为东道主,吴某还亲自开车去机场迎接,为他们开好旅馆,热情款待。

最终对方答应每天付给吴某1500元,前提是他不再实施攻击行为。躺着也能拿钱的结果,正中吴某下怀。

自立门户员工工资每人每天500元

在谈判时,吴某跟其中一个谈判者阿强处得不错,两人逐渐成为朋友。

阿强说自己想单干,与吴某合伙在嘉善自立门户。

吴某当时在帮钓鱼网站做防御的时候留了一手,偷偷拷贝了那个钓鱼网站的网站模板,他还在后台数据中,发现这个钓鱼网站每天诈骗金额达数十万元,他早就心动了。只是没摸到门道,这下他来劲了。

两人商量后决定,由吴某建造假机票网站,提供维护网站正常运行的一切软硬件条件,并负责招募人手成立诈骗团伙。

吴某说干就干,将“工作室”放到自己的租房里,购买了5台电脑和5部手机,在网上注册了多个域名,然后以每月240多元租用了外地的一个服务器。接着,他又申请开通了4006833××××的网络电话作为“客服专线”。

为了减少被“同行”攻击造成的麻烦,吴某先后建成了“特价机票网”、“××航空”等7个钓鱼网站。随后,他又在网上找人办了20多张银行卡和6张身份证。

9月底,阿强来嘉善提供技术指导,他向吴某传授诈骗技巧,同时协助做好网站建设和维护工作。

之后的两个多月里,吴某花重金来提升网站人气。他让自己的网站在搜索引擎上排名靠前,这是一个按点击率来收费的项目,每天花2000元可以置顶,业内称为“关键字优化”。如果搜索结果排名靠后的话,诈骗的成功率必然大大降低。

12月初,网站初具规模,吴某开始招兵买马。

他的同学、朋友、堂哥都先后被拉入。作为老板,吴某出手阔绰,给他们开出的工资是每人每天500元。

在这个诈骗集团内,吴某俨然成了老大,其他人扮演着“跑龙套”的角色,吴某是骗局游戏的真正“主角”,其他人对他惟命是从。

车祸让他更加疯狂

吴某因为没到18岁,不能考驾照,但去年8月,他还是买了一辆二手荣威轿车。

去年圣诞节,阿强到嘉善,12月26日,他们第一次“试营业”,骗了4万多元。

第二天凌晨,他们去吃夜宵,席间,吴某喝了不少酒。酒后开车,带着自己兄弟和阿强,结果撞到了一个中年妇女。

他一看就慌了,开着车就逃了,吴某才17岁,还无法考驾照,而女朋友有驾照,他就叫女朋友帮他“顶包”,女朋友到现场后,说是自己撞的人。可交警一细问,发现这个女孩在说谎。

吴某到现场,交警检测,他血液酒精浓度为1.8毫克/毫升,又没驾照,被警方以涉嫌危险驾驶罪刑拘,因为他未满18岁,最后取保候审。

事故赔偿金达20多万元,吴某父母也没什么积蓄,拿出5万元,其余的钱,吴某说自己解决。

“这场车祸,加速了他疯狂攫取钱财的脚步”,朱警官说。

另一方面,阿强认为吴某摊上了大事,提出先回去了,只剩下吴某独自支撑整个犯罪集团继续运转。

为了提高“服务水平”,吴某还曾专门对手下进行语言、礼仪培训。其中他的同学因头脑灵活,被吴某委以重任,负责每天收工后去银行取钱,他经常在夜幕中戴着帽子和口罩出现在ATM机前。

生意好的话,吴某还经常嘉奖,手下每个人每天可以拿到1000元,吴某习惯于当天结账,从不拖欠。

一般他们白天睡觉,晚上干活到凌晨三四点,吴某带他们出入酒吧、浴室、KTV等高档休闲娱乐场所,常常一掷千金,过着灯红酒绿、纸醉金迷的生活。

而此时,警方已经锁定了他们。

看看他们的诈骗手段

抓获他们后,警方发现吴某把之前的交易数据都清除了,这是为了掩盖犯罪记录。

“他们的网站,在两天里有75个人下单订票,其中有三四个人最终被骗”,朱警官介绍,吴某交代,如果遇到是浙江特别是嘉兴的“客户”,吴某都对他们格外开恩,“不骗自己人”。

<